沃若

大爱all八/黑邪/黑苏
如果近期我不在这 那就是在肝阴阳师
沉迷zyx 头像是片寄凉太
声控

微信体 副八

八爷的红府半日游

微信体 副八

关于看手相…八爷可是深有研究

哇塞刚刚在ins上看到的 能上的小伙伴可以搜一下 加5的 感觉挺酷
好喜欢小亨利的颜hhhh

青椒炒饭 黑苏(算是个日常?

    黑瞎子看着一脸严肃认真的做着青椒炒饭的苏万,心里不由得开始发毛。

     黑瞎子想着自己最近有没有做什么错事,想来想去也就只有前一阵子苏万同学聚会去旅游,自己不顾苏万口头警告在家吃了四五天的青椒炒饭,他老人家当然懒得自己做,毕竟这么热的天,所以他依旧选择了叫外卖。

     现在年轻人真有意思,同学聚会都这么特立独行,定了机票就去了俄罗斯。

     "那个...你在干啥?"黑瞎子靠近苏万,试图从背后抱住他,然而他并没有得逞,苏万一个转身闪过了黑瞎子,顺便拿了切好的青椒倒进锅里。

     "这不是明知故问吗,做饭啊。"苏万颠起勺来,这还是跟黑瞎子学的呢。

     黑瞎子本着做错了事就要承认的心理,靠着门看着苏万:"哎,我错了,下次不连着吃那么多青椒炒饭了,我知道那玩意儿太干太窜鼻子..."

     话音未落,苏万歪头看着黑瞎子,一脸疑问,"啥?什么青椒炒饭?你是不是又趁我不在吃那种东西了?"

     "呃..."

     黑瞎子觉得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 "那你没事做这么多青椒炒饭干什么,不是跟我赌气吗?"

     "那你可想多了,吴邪要回来串门,我上次去他那儿,他连个鸡都不给我炖,让我啃了半天野菜,我也得报复回去。"苏万愤愤的摔了一下勺。

     "......"感情不是因为我?

     "至于你不听我话的事儿,等我忙完这些再教训你。"

     黑瞎子听到这话大笑起来,"就你?教训我?你追得上我吗?"

     说着,黑瞎子长腿一迈就出了厨房,苏万看着他的背影与午后的阳光融合在一起,竟有了一丝暖意。

     他有些看呆了。

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知道怎么了 脑内挺多小段子的 但是把他它写出来老是感觉差点什么......而且容易ooc...ಥ_ಥ

哈哈哈哈就是这样

宵旬:

是这样的

你的宝贝到底是啥 黑苏

     已经三天没见到黑瞎子了,苏万这么想着,提着水果进了黑瞎子的四合院。苏万转了一圈也没看见黑瞎子的人影儿,干脆拿出电脑点开了LOL,刚好黎簇在线,俩人开黑打排位赛。

     今天打的异常的顺利,连赢三局,黎簇说两句有事先下,没一会儿就只剩苏万一人在电脑前发呆。

     “师父去哪儿了?”苏万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 等到他心心念念的师父回来的时候,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了。

     除了他手里提着黎簇的袋子,其他的一如往常。苏万在看到黑瞎子的一瞬间有些懵,心说师父你都穷到这份儿上了?

     “师父,我知道你现在手头紧,秀秀姐房租还催的紧…”苏万欲言又止的样子引起了黑瞎子的注意。

     “那你也不要去偷黎簇的东西啊!我还是养的起你的,再说黎簇能有什么好东西。”苏万说着就要抢过袋子,被黑瞎子笑着拦下了。

     黑瞎子一个脑瓜崩打的苏万蹲地不起,带着笑说着:“你小子想什么呢,这可是宝贝。”

     神秘兮兮的拎着袋子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 当晚,苏万直接睡在黑瞎子这儿了,他脑补着布袋里到底装的什么东西,猜想着连黑瞎子都当它是宝贝,那得是多贵重的东西,结果越想越睡不着,干脆敲门找黑瞎子套他话。

     黑瞎子猜到了他的意图,也没戳穿他,就顺着他的话往下接。

     “这个到底是什么。”苏万戳了戳布袋里的不明物体,很小,方片状,像是加大版扑克牌。

     “是我找黎簇要的。”黑瞎子看着苏万,揉了揉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 “我就说这个袋子是黎簇的,这是宝贝?很贵重吗?”

     “不贵,但是…挺重的。”黑瞎子的语气里带着笑意,这更让苏万好奇,明明就是小小的,还挺薄,怎么可能重。“你又骗我,根本就不重。”苏万边说边打起了小主意。

     恩…那就趁师父不注意,快速的把袋子抢过来打开好了。

     苏万心中默念着三二一,数到一的时候一把抢过袋子掏出里面的东西,根本没注意黑瞎子就没拦他。

     “这…这他妈是啥!”苏万手中的是一摞照片,全是被偷拍的,他吃饭、午睡、写字、打LOL等等等等的照片都有,用膝盖想都知道是黎簇那个臭小子干的。

     “宝贝啊。”黑瞎子一把揽过苏万,苏万也红了脸。

     “那你刚刚是说我重是不是!”

     “啊?”

     “把我拍的这么丑!”

     “啊?”

     “我以为是什么好东西,害得我没睡好觉,我要揍你!”

     “啊?”

     黑瞎子表示自己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挨了一掌,按照套路难道不是苏万又开心又感动然后亲了自己一下吗?

     无奈啊…黑瞎子这么想。

    

啪死他好了 黑苏

     黑瞎子有点崩溃,自己的葡萄架子下摆满了苏万的高达模型,害的他想浇个水都没地儿落脚。他不满的咂咂嘴,苏万还美曰其名说是给自己的心肝宝贝晒晒太阳,让他们也呼吸一下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 “在我心里他们也是有生命的!不晒太阳生病了怎么办?”苏万一本正经的摆弄自己的模型,只听黑瞎子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 “那我的葡萄不浇水旱死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 黑瞎子看苏万犹豫了一下,以为自己的小徒弟愿意退一步海阔天空,刚想拿起花洒哼着歌过去浇葡萄,苏万却先一步拦住了黑瞎子。

     “没关系,你晚上再浇也行,我替你浇,师父您老人家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 “你光顾那个高达心肝宝贝了,我这个心肝宝贝你就不管了啊。唉,没天理啊~”黑瞎子做摊手状,苏万红着脸嘴上嘟囔着你算什么宝贝,把黑瞎子推回屋里。

     随即,苏万就在微信上看到了一条黑瞎子发的朋友圈:小徒弟不管我葡萄的死活,把我轰回屋里,只为了让他的高达晒太阳,你们说哪种死法比较适合他?

     苏万赶紧狗腿的切了一半西瓜给师父送过去,还不忘在花盆里拔朵小花放在盘子上做装饰。倒不是觉得黑瞎子真的会弄死自己,只是怕他这个老变态真因为这个不高兴。

     “嘿嘿,师父吃西瓜吗?刚从冰箱里拿出来,凉着呢。”苏万把盘子放到桌子上,看着黑瞎子摆弄手机,没一会儿他就拿牙签扎起一个尝了一口。

     “挺甜。怎么着,看见我朋友圈了?”黑瞎子又扎起一个伸到苏万嘴边,苏万一口咬下,又冰又甜,在舌尖化开。

     黑瞎子看苏万的样子直想笑,低头看了看朋友圈,打了几个字以后起身靠近苏万,“苏万,你知道他们说哪种死法适合你吗。”

     “哪种?我瞅瞅。”苏万不觉得黑瞎子语气有什么不对,顺手拿过黑瞎子的手机看评论,从第一个评论的吴邪,到最后一个评论的黎簇,齐刷刷的回答,每个都是五个字。

     啪死他好了。

     当晚,苏万简直快要体会到了什么叫精尽人亡。

     第二天中午,黑瞎子发现自己那条朋友圈下多了个评论,点开一看是苏万的,只是简简单单一句楼上的你们给老子等着。

     黑瞎子笑的不行不行的。

短…随手写…没标题 黑邪

有ooc算我的锅
起名废在此

     吴邪喝了口水,看着面前笑的一脸荡漾的黑瞎子,吴邪突然想揍他一拳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你他妈去哪儿了?”吴邪忿忿的说,黑瞎子捋了捋头发,往前走了一步身体向前,靠近吴邪了一些。

     “我这不是回来了吗,急什么。”黑瞎子勾着吴邪的肩膀往自己的四合院走去,吴邪抖了抖肩膀也没有把他的胳膊抖下去,干脆就放任黑瞎子这么搭着自己。

     吴邪撇撇嘴,一脸不屑,“呦,你怎么不死外面,还知道回来?”

     “瞧你那样儿,跟小媳妇似的。”揪了揪吴邪的脸,刚好走到四合院门口,推门进入,看见一个小木箱子放在院子中央。

     黑瞎子一愣,放开吴邪走上去踹了箱子几下,看箱子没什么反应,又蹲下敲了敲,“这啥玩意儿?”

     吴邪笑笑,“你再踢就踢坏了,里面的可是易碎品。”黑瞎子转头看他,一脸问号,又摆弄了一下锁,发现锁做的很精密,连锈都很少,如果没有钥匙就只能暴力拆除了。黑瞎子想到这里就要准备上脚踹了。

     “停停停,给你钥匙,自己打开看。”吴邪把钥匙递给黑瞎子,还大胆的揉了揉黑瞎子的脑袋。

     黑瞎子打开锁,就看到厚厚的泡沫纸,把泡沫纸剥开,一对玉镯晶莹剔透,在太阳下反着光,他轻轻的拿起玉镯,冰凉的质感让黑瞎子回想起了儿时家中的各种稀有玉器。

     “你哪儿弄来的?”黑瞎子低头看着玉镯的纹路。“我之前让小哥帮忙从墓里带出来的,送给你当定情信物喽。”说罢又大胆的揉了揉黑瞎子的脑袋,黑瞎子顺手握住了吴邪的手。

     “还定情信物呢,这么爱我?”黑瞎子把吴邪的手从自己头上拿下来,握的更紧,“而且,别老在我面前提张起灵,我可听胖子说了你们以前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 吴邪笑笑,也蹲下学着黑瞎子的样子勾着他的肩膀,“怎么,吃醋了?”还晃了晃黑瞎子。

     黑瞎子一笑,伸手给吴邪一个脑瓜崩,弹的吴邪捂着脑袋喊疼,“死瞎子!”还往后退了两步。这个时候吴邪想起了几年前刚做黑瞎子徒弟时被他支配的恐惧。

     “过来。”黑瞎子想吴邪勾勾手,吴邪摇摇头,心说傻子才过去呢。黑瞎子看他不动,把话又重复了一遍,吴邪一边摇头一边缓慢往黑瞎子那挪动。

     看着吴邪站在自己面前,黑瞎子笑笑,起身抱住吴邪,还在他的嘴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 “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,吴邪。”

     “我也是。”

微信体 副八

副八日常

昨天小年夜 忘了做微信体了 今天做一个补上

微信体 副八

口是心非的八爷2😏

欢迎评论点赞~